首页 | 博文动态 | 教师文苑 | 小说天地 | 校园诗歌 | 博文论剑 | 青春随笔  
 



您现在的位置:常州市武进区湟里高级中学>> 专题网站>> 博文苑>> 教师文苑>>正文内容
用“心”去看
发布日期:2018年05月14日    点击次数:     作者:系统管理员    来源: 本站原创


 

 

用“心”去看

/南山翁

经过多次提速后的火车,平稳快捷,且车厢宽敞明亮不再拥挤,又成了许多人出门时的首选交通工具。列车在站台停稳后,一位带着墨镜的旅客上了车,乘务员将他领到座位上,他把手杖依在身边,将一袋水果放到桌上。他凝视着窗外,听着呼啸而过的风声,似乎在品味着那一瞬而过的风景。他的听觉特别灵敏,能辨别出不同的树叶在风中发出的不同的沙沙声响。他听到一种纸和笔摩擦的细微声音从对面座位上传来,他能肯定那是铅笔摩擦粗糙纸面的声音。他转过身来,不小心碰到了桌上的水果,一只苹果掉到了地下,他弯下腰摸索着。“你看不见吗?”一个柔和的小女孩的声音从对面传来。他非常忌讳别人说他看不见,因为他是一个盲人,他没有理睬她,继续摸索着。“在这里呢,你拿到了吗”,那个小女孩说,似乎没有觉察到他的厌烦。他摸到了苹果,却同时接触到了一双没有穿袜子的脚,和那推着苹果的脚指。他的心一阵颤抖,他觉得受到了侮辱。“我的脚很干净的,其实人的脚比手干净,脚穿着袜子,还有鞋套着,不像手暴露在空气中,很容易接触到细菌和别的脏东西”小女孩叨叨地说。脚比手干净,他的确很少听别人这样说过。小女孩的声音是那样柔和,不像是故意的恶作剧。“其实世界要用心去看,不用心看,看见的东西也不真实”,小女孩很健谈,她一直滔滔地说,并不管别人是否在听,或是否厌烦,“比如皇帝的新衣,这故事你听过吗,那些有眼睛的人,看到了赤裸裸世界,却不敢说出真相,这长着眼睛,跟瞎子又有什么两样呢。”他很忌讳别人说瞎子,但小女孩这种并不带有带歧视性的语言,使他感到她的单纯与友善,他对她有了好感。

 “你在读书吗?”他问道,“是的,在一所美术学校画画”,“那所学校?”“一所民办美术专修学校,正规的学校一般不收像我这样的学生”。他不知道正规学校为什么不收她,也许她有难言之隐,他怕触到她的痛处,没有再问下去。

  你的衣服很新潮,色彩也很靓”小女孩说。“是吗,我不知道色彩,我的心里只有黑色,我的妻子也是残疾人,不过她的眼睛很好”,“那她一定会跟你讲外面的世界是很美丽的”,“也许吧,但我一生下来就瞎了,想像不出美丽是什么样子”,“多可惜呀”,“习惯了,因为不知道什么才算美丽,所以看不见也不觉得有什么失落了”,“你可以去感觉呀,或者听别人讲,讲蓝色的天空,讲红色、黄色的花,讲花间的蝴蝶,树上的小鸟”,“是的我闻得到花香,也听得见鸟叫”。

“你能把眼镜摘下来吗,我想替你画张画,从你的面部轮廓看得出你是个性格坚毅的人”小女孩说。是呀,一个瞎子没有一种坚毅自强的性格,能在这竞争激烈的社会生活下来吗,他在想,但别人当面夸奖他坚毅,他还是第一次听到。他摘下了墨镜,“你的眼睛很漂亮,只是有点浑浊,我尽量帮你画得明亮一点”,“随便吧,因为你画好画坏我都看不见”,“你可以拿给别人看呀,要是别人说画得不像,你别介意哦”。他又听到了


那铅笔摩擦铅画纸的沙沙声,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,这种安静使他不安和尴尬。

他在想,也许别人都在看着他,他看不到别人的表情,但他想得出一定是一种嘲笑的神态。他突然站了起来,他不想让这种游戏继续下去,他觉得自己好像马戏团里的猴子,在被别人欣赏。“别急,你坐下,马上就好了”小女孩说,声音依然是那么温和与纯真。

   也不知为什么列车突然刹车,他站立不住,全身倒了过去,他下意识地一手抓去,却抓到了一只空荡荡的袖管。“对不起,我没法扶你”小女孩说,“你没有手?”“小时候被电的,幸好我还能用脚做事,用脚写字、画画”,小女孩笑着说,好像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别人的故事。是的,“她没有手可以用脚替代,我没有眼睛,难道不能用心去感受,况且我还有耳朵”他在想,他觉得心里敞亮了许多。列车又恢复了平稳,风驰电掣,他觉得窗外的风景一起向他飞来。


 

 

 
湟里高中博文苑 版权所有